【我让老婆当了一次鸡】完 - 优优色影院

说起这件事来,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机遇,没有象交换和3P那样,需要时间和过程,必要的认证、认同达成了一定的模式,才能走到一块,而本人这次的经历,完全没有一点思想准备,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,耐心的看客仔细的听我道来。   那是今年的6月27日,我一位交情颇深的朋友,从芜湖打来电话,说他公司的一位副总他的顶头上司,出差到黄山市,他是第一次去你们那里,我已经给他介绍了你,在他面前我已经夸下海口,你一定要把他接待好,做好他的向导,其实他不用说我也明白,说的好听是向导,不好听的就是一张免费的饭票,不过也没什么,既然是我的老朋友的顶头上司来了,当然是我义不容辞的要做好的,还好,在单位上我还有这个接待签单的权利,不用我自己掏钱,就是自己掏钱,朋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   大约下午三点多钟,一辆深红色的上海奇瑞开进了我预定的宾馆,早就在那里等候的我一眼就看到了挂有皖B字样,就知道是客人到了,我迎着缓缓停下的车子走去,车门开了一位颇有风度的五十多岁左右的老头,从车上下来,我仔细打量眼前的老头,大约1。67,头顶已经没有几根毛发,带着一小巧的银边眼镜,当我得知他就是我要等的客人时,我俩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。   我把他领进了我开好的房间,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但是有了我朋友这层关系,一阵寒暄过后,才知道他叫吴总,很快我们就熟悉起来了,就象多年未见的朋友,有说不完的话题,一直聊到5点多钟,我看看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,就带着他来到了餐厅,由服务员领进了我早就定和的包厢,本来想找些朋友过来陪酒,可吴总无论如何也不肯,说是他也不会喝酒,更怕一桌人陪他一个的场面,还不如就我们俩的好,於是我就顺从了他的意思,若大的包间就我们俩坐在里面,征得吴总的同意,退掉了一些多余的菜,留下了六菜一煲,当然地是我们这的山珍土菜。   到了我们这没有不喝酒的,几杯酒下肚,吴总的话渐渐的多了,特别是服务员进来送菜,他看人的眼神,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他是个色老头,见此情景,我连忙凑上前去告诉他,我们这是一个开放的城市,你有什么想法,尽管告诉我,不要客气。   不胜酒力的他满脸通红,一付色迷迷的样子,也挪了下椅子,凑到我的跟前,说他早就听说我们这是安徽的红灯区了,当然啦,我们这没有什么好的工业,完全的靠旅游业,政府为了搞活经济只好睁只眼闭只眼,几乎是半公开的,吴总哈哈的笑了起来,说他头发是没有了,看起来是老了点,可他的心还没有老哦,今年才56周岁,我心想56还不老,呵呵,心里想嘴巴当然不会说出来哦,也许他看出我脸上没变化,然后谦虚的说和我们比他是老了。   酒过三旬,吴总的话更多了,脸更红了,说话的语词也已经失态了,我看酒是差不多了,也不劝他喝酒,俩个人在包厢里没大没小、无拘无束的畅谈起来。   从他的话语里已经明显的暴露了他此行的目的,除了一点点公事以外,另一个目的就是「女人」。   当即,我就打电话给了一个我朋友的老婆,她是一家美容厅的老闆娘,并告诉她我们房间的房号(我并不喜欢小姐,而是我的接待离不开她们,现在不管是当官的和有钱的,喝了酒,就是这事,为了工作的方便,我不得不和她们之间有一定的联系),吴总更显兴奋,匆匆的吃了点送上来的水果就要到房间去。   我随他进了房间,坐了还不到十分钟,门铃响了,我赶紧打开门,一个年轻漂亮、浓妆艳丽的女人出现在门口,人还没进来,一股廉价的香水味就飘进了我的鼻子,我皱了皱眉毛,对这些女人,我向来就没有好印象,再加上这个女人浓艳的衣着,我更显反感,不过为了吴总我还是把她迎了进来,没想到这傢伙也很有品位,他连眼皮都没打开,就向我摆摆手,意思就是看不中,让我再换一个,我连忙再打电话,一共换了5个小姐,不是面相不好就是身材丑,虽然我有些恼火,但是为了不失礼节,我还是没有表露出来,就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,那个不识时务的吴总却说出了这样的话,他说他是辽宁人,早就听说江南出美女,这次出差他是专门请命的,本想寻寻乾隆爷的踪迹,没想到全是些粗脂俗粉,看到他一脸失望的样子,我连忙解释说,我们这边的小姐,大多都是江西一带的,我们这的江南美女都南下了,明天我陪你到我们的小镇看看,领略一下真正的江南女子和江南风情,听我这么一说,原先眯着的眼睛,突然放出了异样的光芒,紧紧握着我的手,再三的恳求我为他再找一个,只要他满意,可以付双倍的钱,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,问题是我们这的年轻开放的女子都到外地坐台当鸡去了,留在家里的大多都是一些本分的和良家少妇了。   还没等我说完,他的眼睛更大了,连声说少妇好啊,他最喜欢少妇了,说着说着就差点下跪了,这可真为难住我了,我的脑海开始一个个的扫描,不过很快就一一放弃了,我觉得都不可能,就在无计可施的时候,突然,一个绝妙的想法出现我的大脑里。   自从我老婆在我的教导下,有了一次换妻和3P之后,逐渐对性有了一定的见解,再不觉得那是一种任务,而是一种享受,激情过后我又有了好多的意淫的想法,比如找个嫖客操我老婆、找三到四个男人轮奸她等等,也许今天就是个大好的机会,反正吴总又不认识我老婆,主意产生后,我连忙告诉吴总,我当然不会告诉他,我要为他找的是我的老婆,而是告诉他是我的一个情人,老公长年在外地打工,她和一个儿子在家,生活不是很宽裕,平时我也是经常接济他们,要是给钱她也许会来的,听我怎么一说,他仿佛看到了曙光,连叫老弟,说事办好了不会亏待她和我的。   见他如此的诚恳,我毫不犹豫的拿起了电话,来到门外,因为当着吴总的面好多话是不方便说的,开始老婆怎么也不答应,说宾馆的熟人多被人看到了不好,我说和我一块没有人怀疑的,再说他是芜湖那些朋友介绍来的,是XX朋友的老总,她犹豫了一下,最后答应了,说把孩子弄睡了再来,我欣喜若狂,我的大脑充血,荷尔蒙加倍,莫名的兴奋起来,不需要网上那些许多琐碎的认证和时间,又一次看着老婆接受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的爱抚,那种蠢蠢欲动的心情只有我们同道才可以体会的出来。   当我把结果告诉吴总时,他高兴的左一个兄弟右一个兄弟,完全把我当成了至交,我心想:我们不是兄弟了,马上就成了连襟了,哈哈。   不过老婆虽然是答应了,我还是要再三的嘱咐吴总,千万不可以粗鲁,不要做人家不愿意的事情。   你再看他把个头点的,象鸡啄米似的,我这样说是怕他把我老婆当成了花钱的鸡,到时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粗鲁的动作会伤害她。   刚刚过了九点,老婆打来了电话,说儿子已经睡了,让我去接她,我二话没说骑着摩托车就到了家,老婆早已经等在那了,我满意的点了点头,就载上老婆出发了,从我家到宾馆不到十五分钟的路,我一路上和老婆说了不少好话,还介绍了吴总的情况,为了使她不要看到人家是半老的老头而失态,虽然我知道老婆喜欢年龄比较大的男人。   上了楼,开门的当然是吴总,当我把身后的老婆推到他面前时,我发现他的眼睛开始定格了,傻呼呼的连让我们进门都忘了,还是我拍了他一下,他才回过神来,很殷勤的把我和老婆迎进了房间,老婆在前面,他在后面紧紧的跟着,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老婆的屁股,说实在的,老婆最性感的就是她的下半身了,特别是今天她穿着一条白色的紧身裤,把那圆圆的屁股蛋包裹的无处不显示她的诱惑的魅力,他一边观察着我老婆的身体,一边偷偷的向我竖起了大拇指,本来我老婆在她的同龄人里面,也显的气质佳,更何况在一个半老的老人面前,我老婆一米六四的个子,五十四公斤的苗条身材,再加上她一身得体的衣着,更显得高雅大方,你说那老头能不心动?进了门,老婆一屁股坐在床上,老头的动作比我还快,马上就在她的旁边坐下了,我却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下,老婆想起身,却被我用眼神制止了,刚坐定,老色鬼就色眯眯的向老婆的身体挨过去,老婆不好意思的向里挪了挪,他又靠了过去,最后老婆被逼到了床头,她才没有再移了,而这时吴总的手一把揽住了老婆的腰,老婆很精灵的挣脱了吴总,离开了床,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,我见不妙,吴总多喝了酒的脸更红了,好象很尴尬的样子,我连忙出来打了圆场,我拉着老婆的手亲自把她交到了吴总的手里,并给他们做了相互的介绍,吴总更是不失时机的重新把老婆拉到了床上,老婆顺着他的力,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。   那老头开始不老实起来,一手抓着我老婆的手硬是没有放开,另一只手搂着老婆的腰,一张讨好的脸凑到我老婆的跟前,几乎贴在我老婆的脸上了,也许是满嘴的酒气,老婆皱着眉头,把脸车向另一端,回避着他的进攻。   大概是色欲沖昏了头脑,这个很有风度的老男人,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不雅,还以为是我的存在,才使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好意思就犯,渐渐的露出要让我离开的意思。   在这个情形下,我当然是应该离开了,因为在他的心里,他找的是小姐,一个花了钱的就可以肏的鸡,并不是我们所说3P。   可是,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把老婆找来,就是为了他的钱吗?错!我的目的大家应该比我还明白,我就不多说了,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戏还是要演的,不能让他看出蹊跷,想到这里,我起身告辞,预料中的他回答得很乾脆,丝毫没有留我的意思,赶紧站起身握着我的手就把我往门外送,我心里暗暗的骂这个不讲义气的龟孙子,眼看就到了门外,我只好把求助的眼睛投向了老婆那边,老婆当然明白我渴望的是什么了,於是,背着挎包也到了门外,说要和我一块走,她一个人怕。   吴总怎么舍得让眼前的美人离他而去呢,一把抓住她的手,久久的不愿意放开,一副讨好献媚的样子,好象八辈子没有见到过女人,我看了都好笑。   老婆的这番表演,恰到好处的很自然的就把我留了下来,我看时机差不多了,就关门回到房间,拍了拍吴总的肩膀,告诉他不必因为我的存在,而坏了你们的好事,你尽管放心,我看我的电视睡我的觉你们尽兴的玩好了,我要是走了她也要走,你就什么都没的玩了。   我这样一说,再看我老婆的态度的坚决的样子,吴总也只好作罢了,还一个劲的说我够朋友够兄弟,还问我一个晚上不回家,弟妹没关系吧,并一再的要求我打个电话回家向老婆请假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眼前这个将要被他肏屄的女人就是他的弟妹哦。   我看到老婆捂着嘴偷偷的笑,我也想笑,不过忍住了,我让他洗个澡,我打电话回家,他说声好,很快他就脱光了衣服。   他象所有的中年男人一样,身上的臃肿的肥膘肉特别多,灰白色的内裤下裹着他那还不知道啥样的鸡吧,虽然没有显露出来,但也可以看见他缩成一团的形状。   穿着短裤他就进了浴室,不一会而从里面传出了水声和五音不全的小调声。   我假装用很大的声音给家里的「老婆」   打电话,边打老婆在旁边偷偷地笑,我隔着衣服抓住她的乳房,轻轻的揉起来,老婆吃吃的闷笑,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,老婆那厚厚的海绵胸罩包着那两个小巧的乳房,隔着衣服摸里一点点的肉感都没有,我乾脆舍弃了她的乳房,朝她的性感的阴户上摸去,别看老婆的上半身很苗条,可她的下半身却非常的肉感,特别是她的阴户,脱光衣服平躺着就象人们所说的小馒头一样,非常的性感。   我把整个手掌放在她的阴户上,中指勾在她的两个阴唇中间,感受海绵组织带来的肉感,老婆大概是受了我的挑逗,撒娇着靠在我的肩膀上。   那个性急的吴总,还没等我们有再多的举动,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止了,我赶紧回到了沙发上,我可不愿让那傢伙看出我们是真正的夫妻,老婆也似乎领会到我的意思,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,装着很认真的看起了电视,我们刚刚坐定,那傢伙就光着上身,只用了条浴巾裹住了屁股出来了,不出意外的话,他里面肯定什么也没有穿,果然,当他色迷迷的在我老婆旁边坐下,我刚好透过黯淡的灯光,看到他滚圆硕大的睾丸和隆起的浴巾里所凸显出来的生殖器的阴影。   这傢伙也许真的是等不急了,人还没坐好,手就就开始不安分起来了,很快吴总便寻找到他要触摸的地方,隔着衣服老婆那被海绵包裹的乳房,已经完全的被吴总那庞大的手掌罩住了。   老婆那白白的脸蛋上已经浮起了淡淡的红云,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因为害羞。   虽然,老婆已经不只一次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调情,可眼前这个毕竟是完全陌生,连最简单的沟通都没有过的,更何况还是半老的老头,这样的情景完全就是一个嫖客和一个妓女的交易。   老婆拼命想躲开老头的手,眼睛不时的偷偷瞄我,聪明的吴总还以为是因为我的存在,而使眼前的女人开放不起来,於是,偷偷的想给我暗示,让我先去洗澡,这个小小的动作,当然没有逃过我老婆的眼睛,还没等我反应给来,她却抢先进了浴室,并在里面反锁上了,弄得我和吴总大眼瞪小眼,等反应过来后,俩个人哈哈大笑起来,不知道是笑老婆那种羞涩,还是笑她那种狼狈,总之,我们俩谁也不知道对方笑什么,只是相互会心的笑。   老婆进了浴室,吴总双手抱头,成个「人」   字形躺在床上,这时下体已经全部暴露在我的面前,我偷偷的扫瞄了一下他的生殖器,他的生殖器还没有完全勃起,我估计再大也不会大到哪去,不过这傢伙的睾丸很大,里面一定装满了弹药,老婆今天可是要广集粮了,当我再次问起眼前的女人怎么样的时候,色老头朝我竖起了大拇指,不住的讚赏的说,这样的女人才是他最喜欢的,虽然瘦了点,但显得苗条,非常不错,现在这样的良家妇女真的很难得哦,今天能让我遇到是我的福气哦,还说事情成了,一定好好的谢谢我这个老弟。   不一会儿,浴室就传来了水声,我们都知道,老婆已经脱光了衣服开始洗澡了,这下吴总开始不安分起来了,一下子坐了起来,我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,於是给了他一点暗示,有了我的鼓励,这傢伙用以我们年轻人都没有的速度,一下子就到了浴室的门口,蹲在地上,从浴室门下面的出气空朝里面偷看,我已经想像的出,老婆那一丝不挂的身体,已经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网膜里,渐渐的我发现,吴总的生殖器慢慢的勃起,从浴巾的下麵不安分的抬起头来。   我可以保证,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男人看到我老婆不兴奋的,而且从这个角度,正好可以看到我老婆修长的大腿和性感的阴部。   这时候的吴总好像是蹲累了,索性坐在地上欣赏起来,一边欣赏还一边抚摸起自己的生殖器,这时候他已经完全兴奋了,阴茎完全勃起,我估算了一下,比我的要小三分之一,和那些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男孩子差不多大。   大约过了一刻钟时间,里面的水声没有了,吴总连忙整理后回到了床上,装模做样的看起了电视,浴室的门开了,老婆还是衣着整齐出现在我们面前,弄得我和吴总都有些失望,我偷偷的白了老婆一眼,她当然明白我的意思,淡笑一下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,我知道她从内心里不喜欢这个完全陌生的男人,何况还是个半拉子老头,她这样完全是为了我的感受。   这时候的老婆更加动人了,绯红的脸蛋如浴后的美人,把那老头看得回不过神来,我为了让老婆早点进入脚色,为了老头能早点享受到我娇柔的老婆,就提出也要洗个澡,吴总一听我要洗澡高兴的直点头,老婆却拉着我不让我离开,我起身握着她的手,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,好象给了她某种的鼓励,这才让我离开。   我在浴室里哼着小调,给老婆一个我就在你身旁感觉,心里却在幻想着外面的春光,澡是很快就洗完了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走出去,又待了一会,里面实在是热的吃不消,当我拉开门,整个房间早已经充满了春光,吴总早已经是一丝不挂了,我老婆几乎是裸露的身体已经完全映入的我的眼睛里,只有那条乳白色的内裤就象一个忠实的卫士一样,紧紧的包裹在老婆那神秘的阴部,守卫着她那最后一到门扉,老色狼贪婪的欣赏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段。   老婆娇嫩乳尖已被吴总的色手抚捏住,手指不断的挑逗老婆那微微上翘的乳头,老头没有有些嫖客那样粗暴的去蹂躏她的乳房,而是象情人般的去抚摸她,让老婆去感受他那带有技巧。   必须承认这个老头是个调情的高手,他先是象画圈圈似的轻揉着,指尖不时的去拨动娇小的乳头,时而又用手指轻夹着乳尖去揉捏乳房。   我已经感到了老婆的不安,我知道老婆已经开始动情了,乳头是她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,也是她身体最容易被男人俘虏的部位。   老头的嘴此时也没有闲着,慢慢的从老婆的脸庞上舔了下来,吻向的她的胸脯,靠近了乳房,却没有一下子欺近老婆高耸的胸脯,而是从乳房外侧舔过,接着转向腋下,顺着爬向平坦的小腹,再次逼近乳房,便象条蛇一样沿着乳沟由外向内慢慢的圈向了乳头,舌头代替指尖去挑逗娇嫩的乳头,头慢慢的往下压,含住了乳头,就象一个婴儿一样贪婪的去吸吮梦如的乳房,被嘴代替了的左手温柔的在老婆的身上滑动。   老婆的身体开始在陌生男人面前微微颤抖,吴总的手也不再随意的游动,只停留在老婆雪白修长的大腿上,顺着大腿的内外侧来回的抚摸,时不时有意无意的触碰到老婆臀沟底耻骨间的紧窄之处,像是在探索着老婆原始的兴奋点,一个可以勾引起女人爱欲的原始点。   我很清楚她的原始点在哪里,我老婆其实是一个很单纯很简单的女人,也是一个敏感区十分集中的女人,任何男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掌握到她的敏感区的,更何况这个老狐狸呢?老头的手已经到了老婆平坦的下腹,抚上光洁细嫩的小腹,探进内裤的边缘,探向老婆隐秘的草地。   忠诚的卫士无法抵禦强悍的入侵者,铁蹄顺利的践踏上嫩嫩的草地,又从容的在花丛中散步。   动情的老婆微微的张开了腿,已准备让那陌生手指无耻而色情的侵入。   老婆的内裤被扯了下来,所有的障碍已经扫除,老婆神秘的三角区地带也已经映入老色鬼的眼中,老婆的双颊已经绯红,肌肤也呈现出白里透红的颜色,就象刚拨了皮的鸡蛋一样,乳头已经坚挺起来,乳晕也由原来的暗红色变成了粉红色,整个人看上去是如此的协调、均匀、艳丽,没有一点的瑕疵,就象一个完美的艺术品一样。   今天的我和往常的3P不一样了,3P的时候我可以旁边帮助另一个男人调戏玩弄自己的老婆,而今天我只能是象外人一样的坐着,看着那些无味的电视剧,仿佛床上的女人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,让这个妓女和嫖客的交易正常的进行,虽然我内心已经兴奋不已,下体已开始膨胀充血,表面我还是装着很镇定的样子。   那边,早已经迫不及待的吴总,此时已经骑在我老婆的身上,完全勃起的阴茎开始慢慢的靠近老婆阴道口,龟头的尖端已经穿越浓密的黑森林,赤裸裸的陌生阴茎直接攻击老婆同样赤裸裸的蜜源,细小的阴茎,很轻松的就送进了我老婆氾滥的阴道中,阴唇被一个陌生的生殖器不断地挤刺,阴道正与意志无关地渗出阴汁,老头那丑恶的龟头挤迫嫩肉,陌生的男性带有棱角的阴茎在老婆紧窄的阴道中如肉蛇肆虐,成熟美丽的老婆再也没有任何的羞涩,微微的张着嘴,紧紧的闭着眼睛,尽量调整粗重的呼吸,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,美梦仍在继续。   老头的屁股早已经开始做起了前后运动,我突然想起来叫吴总用避孕套。   让他们戴避孕套并不是怕上了环的老婆怀孕,避孕套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性病的传播,还可以避免老头那肮髒的液体停留在老婆体内。   我用一种充满爱意目光看了老婆一下,提起勇气把刚才在路上准备好的一盒小号的的避孕套递给了吴总,正在兴头上的吴总,犹豫了一下,还是很不情愿的拔出插在我老婆阴道里的阴茎,戴上最小号的避孕套,其实我心里当然明白又有那个男人喜欢那一层薄薄的隔膜呢,就连我老婆也十分的讨厌。   老头很熟练的戴好了避孕套,再一次把那陌生的性具送进我老婆的体内。   老头的龟头开始在老婆的肉洞口进进出出,时显时没,尽情地品味着肉洞里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,也许是老傢伙好久没有接触过女人了,也许还是老婆娇小的阴部给他带来更大的摩擦感,还没十分钟这傢伙大哼一声,就象死猪一样趴在我老婆身上不动了,老婆还没有得到器官的快感,就被这个不中用的老男人扔在一旁。   吴总进了浴室,我的心里充满爱意,走过去搂住老婆赤裸的身体,她还保持着刚才性交的姿势,「大」   字形的仰躺在那,阴毛湿湿的,粉红色的阴道口因为刚才的刺激,已经变成暗红,微开的阴道口,都可以看到阴道外壁,意犹未尽的老婆还以为我会象3P时那样,当第一个男人没有满足她的时候,第二个男人就会填补上她已经空缺的肉洞,轮番的给她另些空虚的贴补。   我没有象往常那样,脱光衣服插进去继续让她得到没有得到的高潮,而是衣冠整齐的坐在她旁边,揉着她湿湿的阴蒂,使她不再空虚。   胖猪般的吴总,大概只是简单的洗了洗生殖器,很快就回来了,光溜溜的回到床上,看我在摸他刚刚操过的女人,只是淡淡的笑笑,并没有邀请我加人的意思,其实我也没有打算加人,要是加入了不又成了3P,就会失去今天这个计画意义,领略不到让老婆做鸡的快感。   老头回到老婆身旁的时候,我连忙躺在另一张床上去了,老婆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,侧卧着显出了凹凸起伏滑如锦锻的腰身,赤裸裸的老婆又重新回到了老色狼身边。   吴总的阴茎已经完全萎缩了,躺在浓浓的阴毛里,只露出一点暗红色的龟头,不仔细看还不一定看得到呢。   他赤裸裸的在老婆的旁边躺下,转身就把她揽在怀里想亲吻她,老婆挣扎着不让他吻她,老头也没有强求,而是回手抱着她的上半身,让老婆躺在他肥胖的怀里,左臂便从她脖子下麵伸过去握住她的一只乳房,另一只手在老婆的身体上四处游动,摸了一会,老婆也许是觉得他不会再有什么举动,就起身想穿衣服,谁知道人还没有起身,就又被吴总压住了,肥屁股坐在我老婆的大腿上,硕大的睾丸正压在老婆的阴毛上,双手抓着她的手腕,张开大嘴把老婆的整个右乳送进了嘴里,老婆「噢」   的一声,挣扎的身体又软绵绵的躺下了,继续享受乳头给她带来的快感,吴总把老婆的手拉过去,抚摸起他软软的阴茎,在老婆的拨弄下,软软的阴茎开始又有了点反应,虽然没有完全勃起,但比原来的大了许多,也不知道是这老傢伙的性功能发达,还是我老婆抚阴的功夫好。   两个白花花的影子,在一张单人床是翻滚、嘻笑、调情,另一张床上的我,逍遥地欣赏着他们精彩的表演和无味的电视。   过了四十多分钟,吴总把那个还没有完全勃起的阴茎,好不容易才塞进了我老婆的阴道里,又在老婆的身体上运动起来,老婆闭着眼睛又开始了第二次性爱的享受,虽然第一次还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感觉,我想老头第二次一定会给她一个情欲高潮,老婆被插得半闭着媚眼,双手紧勾着老头的脖子,屁股不断的向上迎合着,我知道老婆的高潮就要来了,这时候我再也按耐不住美景的诱惑,从床上一咕噜爬起来,来到床尾,看着两副生殖器媾和的样子,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情景,吴总的阴茎在老婆的阴道里迅速的进出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,老婆的阴部开始发出「扑哧!扑哧」   的淫水声,他的大腿和睾丸撞击着妻的屁股和阴部,发出一下下清脆的「啪啪」声。   随着他时快时慢的节奏转换,老婆的发出了梦呓般的声音。   老头的阴茎这时更快速、更用力地在老婆的阴道中抽插,老婆的阴部糊满了她分泌出来的淫水,两片红肿的阴唇紧紧包住他的阴茎,随着抽送的动作拉出、推入,我知道老婆很快就要进入高潮了,目不转睛的盯着老婆的阴部,希望能看到老婆高潮的精彩瞬间,老婆把腿张得的很大,拼命的想上抬高,突然床那头的老婆发出「噢」   的一声,我看到老婆浑身打着颤,会阴部开始一下一下的抽动,吴总也已经感觉到老婆的高潮,整个人趴在老婆的身上一动不动,尽情的享受阴道里传出收缩的快感。   短短的一两分钟后,老婆似乎恢复了平静,吴总拔出阴茎退回到老婆的两腿之间,用手分开老婆的双腿,仔细地看了看老婆的阴部,我也看了看,那里已经开始发红,阴道打开了约四分一个指甲盖般大的小洞,四周充满了亮晶晶的液体。   疲惫的吴总,好象非常吃力的样子,仰天的躺在床上,用手拉老婆到他身上,老婆顺从的爬到他的身体上,拆开一张乾净的避孕套,熟练的帮他戴好,然后扶住细小的阴茎坐了下去,整个阴茎很快在我眼前消失,全根没进了老婆的阴道里,然后老婆上下的套弄起来,吴总的双脚挺直,屁股也配合着老婆的套弄,双手分别握住老婆的两只乳房,老婆下身快速起伏着,很买力的套弄老头,我知道她是想早点让他射精,就可以早点休息了,老头的阴茎象打桩一样向老婆的阴道用力捣用力插。   这傢伙有了第一次高潮以后,这次却显得从容不迫,老婆吃力的套弄着,中途还休息了好几次,最后把求助的眼光转向我,我做了让她蹲着的姿势,老婆马上明白过来,因为有时候我射不出来的时候,我都是让老婆用这个姿势,这个姿势女人的大腿出力,阴道会比平时紧好多,用这个姿势男人没有不缴械投降的。   醒悟过来的老婆,连忙蹲起,用力的夹住老头的阴茎,老头贪婪的瞧着阴茎在我老婆阴道里进出的情景,双手始终没有离开老婆的双乳,屁股继续向上挺动,老婆的屁股往下坐的时候,他就会默契迎上,老婆是速度越来越快,老头再也坚持不住了,张大嘴象哭一样的狂叫着,接着他的下体紧紧顶在老婆的腿间,阴茎全根挺进老婆的阴道里面不动,屁股肉抖了几下,便把一大泡精液全部射进了橡胶套里,老婆也象泻了气的皮球,趴在老头的身上休息了几秒钟,就从他身下爬起来,软缩的阴茎连着套子,早已经滑了出来,这时候的老婆,再也不顾什么了,一下坐到我的怀里抱住我,用又红又烫的脸贴在我脖子上疯狂地吻我,我爱抚着她,她高潮的兴奋期在持续着,两粒乳头仍然翘起,发硬的阴蒂仍然凸出在阴唇外面,阴道不断流出的淫液把我的裤子弄得黏糊糊的。   吴总匆忙拉下避孕套准备进浴室的时候,我望瞭望他已经半软的阴茎,阴毛上面沾满了我老婆的淫水,阴茎上沾满了他自己的精液,见我看他,不好意思的邀请我老婆先洗,老婆要我帮她洗,而我却建议大家一块洗。   我脱光衣服和他们一起进了浴室,他蹲下去用花洒为老婆沖洗阴部,手很温柔地抚摸妻的阴毛和阴唇,还把老婆的阴唇小心掰开清洗里面,我为她沖洗上身,但是从镜子里看见妻在两个男人的爱抚下显得格外性感,下麵一直发硬,紧紧顶着妻的屁股。   他蹲在老婆的下麵,把花洒开到最大伸到老婆的阴部上喷射,水花沖刷着老婆的阴唇、阴蒂和阴道口,老婆被刺激得又再兴奋起来,他抚摸了一会又吻了老婆的阴部一下,妻全身发软,转过身抱着我,另一手抓着我的阴茎套动起来,我受不了了,关上花洒把老婆领回房间,他也跟了出来。   我躺在床上,老婆跪在我身边为我口交,他跪在床下亲老婆的屁股蛋。   一会儿我让老婆保持姿势不动,转到老婆的后面,换他躺在床上,想让妻为他口交,老婆并没有给他口交,而是把脸睡在他的大肚子上,把屁股翘的高高的,让我从后面插进她的阴道。   这种看着自己的老婆让人玩弄的刺激让我不一会就到了高潮,把浓浓的精液射进妻的阴道。   老婆被干的全身发软趴伏在床上时,我把阴茎拔出来,帮助她把精液擦洗乾净,刚刚擦完,就被老色鬼抱到他的床上,这时候的老婆再也不想动弹了。   那一夜,老婆一直睡在那个男人旁边,第二天清早,我被他们嘀咕咕吵醒,我装着睡着的样子,竖着耳朵听他们在说些什么,原来一大早吴总又想来一次,老婆伸手遮住她的下麵不让他搞,说要起床上班,老头笑着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,说只需要2分钟,不射精,看他很强硬的样子,老婆勉强的答应了,他傻笑着压向我老婆,他用手提着他那半软不硬的阴茎顶在老婆的肉洞门口,他慢慢地往里插进去。   由於他的阴茎没有完全勃起,所以不太容易插进去,老婆用手拨开下麵那个洞口,让他勉强地插了进去,然后,老婆轻轻地对他说只给两分钟。   他抽插了几下后说,两分钟没问题,让老婆帮他数一百二十下,数够一百二十他就下来。   老婆开始很认真地轻轻数着他抽插的数字,他插进去时老婆就数,抽出来时老婆也数,他忙停下来不干,说插进去和抽出来只能算一下。   老婆笑着点头答应了,我觉得好好玩,就偷偷的睁开一丝眼睛,看他们玩,老东西很狡猾,慢慢插进去,然后再慢慢地抽出来,他插得那么慢,老婆也只好数得慢,他的阴茎没抽插几下便完全硬了起来,也许昨天晚上太过辛苦,今天他确实不想射出来,当老婆数到一百二十的时候,他连忙快速的抽插了几下,真的拔了出来,油亮的阴茎上沾着老婆的淫水,在早晨的阳光下更显得刺眼,老婆起床没有叫醒我,自己到浴室随便沖洗了一下,就穿起了衣服,老婆单位上班的制度很严的,迟到就要扣钱,我也不想让她再耽误时间,就由她去了。   见老婆要走,吴总赶紧叫醒我,拿出一叠钱来,然后在里面抽出五张的样子,递给了我,让我付给老婆昨天晚上的包夜费,我从里面抽出了二张还给了吴总,现在的小姐包夜只要300块,吴总是我朋友的领导,我可不想让他说我们不够意思,钱一定要按规矩给的,不然就对不起朋友了,我把钱递给老婆时,老婆不想要,我赶紧给她使了个眼色,老婆会意的收了,放进包里,吴总也没有收回我还给他的二百块钱,而是想塞进我的口袋,我当然是不会要他的钱,那样还不让朋友看不起!我推脱着要把钱还给他,他却说是对我表达的一点意思,让我买烟的,俩个人推来推去,最后没有办法,我抽出一张给了我老婆,其余的还给了他,吴总见我执意不肯要,也就没有再强求了,拍着我的肩膀,一个劲的说我够意思,其实他那里知道,昨天晚上被他搞了一夜的鸡,就是我老婆啊。   当天晚上,吴总就离开了,那老傢伙哪里是来办事的,我想他就是沖着女人来的,临走的时候还一个劲的夸我的办事能力,还真诚的邀请我到他那去,带上昨天晚上的女人,我哪敢啊!芜湖的那些朋友都认识我老婆,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要穿帮了。   老婆晚上回家,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还兴奋的告诉我,她把昨天晚上的收入全花了,我说花了就花了,我可不想花你卖肉的钱,只要你花得高兴就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