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和别人女朋友的故事】01 - 优优色影院

(1)   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男人总有那么些偷腥的故事,今天也来跟各位狼友说说我和别人女朋友那些不一样的故事。   小馨是我初中是认识的姑娘,和她的故事发生在初二。那时候本狼还很小,但狼魂已经觉醒了,那时候我已经谈女朋友了,自己在初二的时候就告别处男,但拿到我一血的并不是小馨,但她的一血的确是被我拿下的。   初二的时候就喜欢瞎混,既不是那种混古惑的,本狼并没有堕落的那么坏,也不是什么天天乖乖上学的好孩子,偶尔学习一下,大多是时候都是和哥们在街上瞎晃。小馨的男朋友是我打球的哥们,我们初一就在一起打球,小馨和我们不是一个学校的,和我哥们是一个小区的,所以就成了男女朋友。   刚见到小馨的时候我并不是多感冒,长相一般,身材一般,和我的正牌女朋友比起来有点差距。经常出来玩,一来二去就混熟了,小馨有时候会给我发短信什么的,我当然知道小馨对我有点意思,我比我哥们帅多了,手上也比较阔绰,虽然知道小馨怎么想的,但我并不说破,也不拒绝,也不同意,就这么吊着。   和小馨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初二下半学期,刚考完试,我们一帮人出去疯,在高层顶上喝啤酒,高层的楼顶是相同的,有好几个楼道可以上来,但还没入住,所以一到10点多楼道里的灯就关上了,我下楼买东西去,碰到小馨给家里打完电话,我们就一起上楼去了,到了顶层还要再爬个2层高的楼梯才能到顶楼,我们正在爬楼,突然就停电了,小馨一下就跑过来抱住我了,其实没那么黑,楼道里是有窗户的,小馨抱的比较近,整个身体都贴上来,我本来对她没什么感觉的,这一次也不只是荷尔蒙起了作用,我下面硬了,我缓缓放下买的东西,双手抱住了小馨的腰,她一下就不说话了,当时本狼已经撸了不少片子了,有经验但没实战,自己跟女朋友什么都做了,就是没有突破那一层,所以本狼已经不算雏了。   我双手继续往下摸,用力的捏她的屁股,小馨没什么肉,瘦瘦的,就是个子比较高,我越摸反应越大,小馨不动,就站那让我摸,我双手转移到前面,摸到了她的胸,她的胸没有我女朋友大,我解开她的上衣扣子,摸到了乳房,小馨的乳头比我女朋友的大,自己女朋友的身体经常玩弄,小馨的身材虽然没自己女友好,但陌生的身体让我产生了莫名的兴奋。   我的手机响了,小馨吓了一跳,但并没有离开我坏了,我一看手机,是我女朋友,灵台终于有了一点清明,温柔的对小馨说,让她穿好衣服先去大家那里,那时候嘴子还是很厉害了,几句话就把小馨哄走了,我比较聪明,有坐电梯下去,打电话让女朋友下来接我,所有人一点都没起疑心。   这次没过多久,我就把自己女朋友给办了,跟这次的刺激有一定的关系,女朋友一万个不乐意,我用强把她办了。破处后,和女友疯狂了一段时间,女人一旦把身体给了你,事情就多了,经常给我吵架拌嘴,搞的挺生气的。初二放假的时候,我叫女朋友出来看碟,其实就是要爱爱,那时候没有钱开房,碟屋是最好的选择。看的时候我就开始上下其手,没想到女朋友居然发火了,说什么不是真的爱她,就是想和她做爱这类的,当时我火气比较大,吵了一下她就走了。   女朋友走了我就叫哥们几个来看碟,因为看碟的钱已经付了,总不能我一人坐那看吧,我哥们正好把小馨也带来了,看碟的时候我心就不老实了,总想着在楼道里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碰一下小馨的身体,她也不反感,也不逃避,更让我心痒痒,好不容易坚持到电影结束,大家各回各家,分开后,我心里越来越痒,我又回到碟屋,要了两张碟,给小馨发了短信,说想和她一起看,小馨回短信神速,让我稍等一会,马上就到,结果没有10分钟,小馨就来了,我还傻傻的问问什么这么快,小馨说她和我哥们在附近逛街呢,收到我的短信后,就支开了我哥们,自己赶了过来。   哪还有什么心情看碟,我把小馨拦在怀了,开始接吻,小馨配合的很好,接吻技术也不错,一点也生疏,我有点受不了了,把手伸到小馨的衣服里面,对着她的腰肢,奶奶上下其手,小馨也不阻拦,非常温柔的配合着我。狼性上来的我开始脱小馨的衣服,小馨的表现让我很满意,并没有一点反抗,非常配合,尤其是在脱牛仔裤的时候,自己动手解开拉链,脱下裤子,然后又做到我怀里。我把小馨平方在沙发上,找到她已经湿漉漉的小穴,开始了攻击。第一次和女朋友做的时候,是非常兴奋的,对处女摸的感觉被冲淡了不少,当我插入小馨的时候,我能明显感觉到龟头前端有一层肉挡住了我的去路,能感觉到处女摸周边的肌肉在收紧,挤压着我的阴茎。有了第一次女朋友杀猪般的嚎叫和我身上重重的抓痕,这次我学聪明了,双手十指相交,握住小馨的手,用嘴封上小馨的双唇,下体不断的在穴口摩擦,源源不断的淫水流出,我都能听到摩擦是啪叽啪叽的声音,小馨的脸已经越发鲜红,呼吸更是急促,为了好好体验处女的感觉,我一点一点用力往里挤,一次比一次用力,一次比一次深入,小馨双眼迷乱,脑袋不停的乱晃,喉咙里面发出的起伏不定的虚音和颤音,身体在我的控制下强烈的起伏着,腰部随着我的冲击拱起有放下,配合着我插入的节奏,整个身体都在挣扎和颤抖。和小馨第一次的感觉我至今都记得,就像用手戳橡胶气球,戳的气球变形,要到最后一下才捅破气球。   我能明确的感受到处女摸在我的鞭笞下破了,不是那种突然撕裂的感觉,龟头一直处在一个收缩的隘口处,你会觉得,隘口在逐渐放松,放松,一直到你可以全部进入,阴道深处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,哪里更湿滑,更温暖,阴茎在穴口外的感觉是越来越来紧,在穴口后面的感觉是舒张水润的,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让我心驰神醉。小馨的起伏和颤抖远没有先前来的强烈,面色潮红,双眼迷离,嘴巴里说着一些我都听不懂的喃昵,她一只手环着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臂,丝丝汗水在两鬓留下,双唇泛着鲜艳的血红,感觉整个人在迷离的状态下体验者兴奋和冲击。   我保持着均匀的速度,既不能太快,也不能太慢,太快,由于是第一次,姑娘的身体承受负担太大,自己也不会太持久;太慢,姑娘的疼痛感就会超过兴奋感,会更难受,所以第一次的速度非常重要,要给姑娘留下一个非常好的印象。   我匀速的挺近着,伸手拦住小馨的腰,把她的腰肢提上来,我跪坐在沙发上,正对着小馨的双腿之间,一手扶着沙发的靠背用力,腰肢被提起,小馨的整个下盘都变高了,我插入的角度也更贴合她的阴道壁,阴茎可以顺畅的沿着阴道壁的曲径进入。调整好位置,我插入的越来越深了,小馨从迷离的喃昵变成了有序的呻吟,小馨的声音并不是一般女孩子那种,嗲音,有点沙哑,有点粗重,鼻音中,在快感的冲击下,小馨的声音已经从平日里的粗重沙哑变得尖细明亮,小馨的呻吟并不是连续高亢的,二是起伏断续的,似乎有一处痒痒肉,抓到一次就会发出舒服的呻吟。我担心被外面听到,碟屋的隔音可不怎么好,虽然大家都知道孤男寡女要做什么,但那点羞耻心还是让我偷偷调大了电视的声音。   小馨的痛感期似乎已经过去了,她的眼睛泪迹未干,眼神里既有幽怨,又包含苦楚,泪光在眼眶里晃动,眼角的泪痕延伸到下巴尖上。小馨并不爱说话,这种时候也是保持沉默,不知是无声的忍受还是默默的享受,小馨都不说话,我就更不好说话了,不能向搞女友那样山盟海誓来一通,你侬我侬爱一番,毕竟我们没有正式的男女关系,再加上一想到她男朋友是我哥们,我还有自己的女朋友,更让我哑口无言了。我选择了所有男人都会做的一件事,我要不一挺,继续用力,比前次插入的更加深入,更加凶猛。小馨脸色一变,秀美的五官一紧,娇媚的喘息随之出口。   也许上帝造人的时候就是将一个整体拆成了男人和女人,那种阴茎插入小穴的感觉,就像是螺杆找到了螺母,每一次深入就像螺丝与螺母有扣紧了一环。灵肉上的享受超越了内心的不适合恐惧,什么哥们的女朋友、什么拿走姑娘的初夜、什么在碟屋里造爱、什么我才上初中,这些和每一次插入带来的快感相比,什么都不是,人在这个时候就想飘起来的棉絮,只能越飞越高,越飘越远。小馨双收环着我的腰,起伏的呻吟变成了连续的娇喘,双眼紧闭,散乱的头发被汗水打湿,凌乱的散落在沙发上,额头和鼻尖细微的汗水,告诉我她有多投入。我保持着跪坐的姿势,但已经不需要抬起小馨的腰了,这姑娘已经自己抬起屁股,配合着我的每一次运动,胸虽然小,但也是要摸得,男人做爱的时候要是不摸个胸,总觉得和自慰没什么区别,我的手在小馨的乳鸽上游走,感受她那逐渐变大的乳头,将乳头夹在之间把玩,将小馨的婴宁声屏蔽,不断的在一双乳鸽上探索。   第一次和女朋友破处的时候时间真的很短,大概破膜后十分钟左右就射了,大半的时间都在安抚女友,到底射进什么感觉都没仔细体味,之后又和女友做了几次,女友总是扭扭捏捏,让人不得其法,总归就是不尽兴。相比之下,小馨就配合多了,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话,我要怎样就怎样,只要她的双手能够碰到我,她就很有安全感,既没有咬我,也没有抓挠,尤其是第一次体验那种灵肉合一的快感,我深入一分,小馨就娇喘做回应,我加快几分,小馨就呻吟做回应,能从她的身上,体验到反馈的感觉,让我第一次有了对做爱的真实感受。   这种新奇感让我我的射进冲动都消散了不少,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射精的冲动,感觉下面热热的,不知道是我的老二着火了,还是小馨的小穴着火了。炎热的夏天,我俩湿漉漉的纠缠在一起,制造者更多的热量,小馨也许是没劲了,双手缓缓放下,呻吟也没有以前大,而我却没有停下的意思,我继续用力,疯狂的冲击着,感受着自己全身的力量化为继续深入的能量。这种反馈感的消逝,让我脑中一片空明,脑海里什么也没有了,但是身体却机械般的在运动,对射精来说,有时候是生理反应由于大脑感官,不知道已经做了多久,小馨累得有气无力,我突然感到身体里面有个阀门被打开了,一股水流喷吐而出,几秒之后,大脑一下从空明变成了扭曲和躁动,无数的快感一下涌入,大量的脑细胞同时释放递质,来记住这一刻。我射了,射在了一个刚被我破处的别人女朋友的小穴里,小馨已经累的没有反应了,只是身体略微痉挛一下,那几秒的快感在我体内一闪而过,随着而来的巨大的疲劳,我趴在小馨的身上,大口的喘着粗气,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,我胡乱的抱住小馨,把她搂到怀里,也不知道是睡着还是没睡着。过了一会,小馨先开口,问我出了这么多汗渴不渴,要不要喝水,我做起来揉揉脑袋,自己虽然不是东西,但好歹还有些良心,我问小馨疼不疼,小馨低下头不说话,我把小馨抱在怀里,温存了一会,出去帮小馨买了卫生纸和矿泉水,让她做了简单的清洁。   当时做完之后,我他妈的超级后悔,自己有女朋友,各方面条件比小馨强出很多,关键是小馨还是哥们的女朋友,这他妈让我以后怎么混,女朋友知道这个事情,不跟我闹分手才怪,以后再也不能跟身材这么好的女朋友做爱了,实在太可惜了。我在紧张中给小馨发了短信,就是问问她到家没有之类的屁话,主要是想试探一下小馨的想法。无营养的来回几句,我发了一句说以后还能不能出来一起看碟,小馨只回复了一个字,恩!当时本狼还年轻,虽然这是个肯定的答复,但本狼还是做贼心虚,生怕东窗事发。几天过后,女朋友自己来投怀送抱,虽然心中有事,但是照吃不误,和女朋友的关系一下就变好了,尝试着约哥们出来打球,小馨和我女朋友坐在看台上,我心里的阴霾一下就消除了,自身的那种成就感开始爆棚。   男人永远是不知满足的动物,在拿下小馨的一血后,我已经和女朋友饱尝了鱼水之欢,对小馨那种身材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,但是为什么还要约小馨出来呢,很简单,为了证明自己有多厉害呀,这里不做解释了,干过脚踩两只船的都应该能够体会。   过了几周,又悄悄的给小馨发了条短信,约出来看碟,小馨这个速度,简直是随叫随到,我起初不敢直接上,后来才发现,小馨来就是想要和我做爱的,我不能理解小馨,也不想去理解,总之小馨成了我的第一个炮友。那时候大家中学生,我和女朋友总是吵架,什么没去接她了让,没等她下课了,诸如此类,简直烦透了,吵了几次后,我也懒的去哄她了,直接找小馨出来,这时候小馨已经不再单纯的肉体输出了,我会先和她聊天,主要就是吐槽自己的女朋友如何如何烦人,小馨会很温柔的倾听,然后钻到我怀里,等到我兽性大发的时候就准备好自己,来上那么一炮。   和小馨的关系保持了一个学期,最终被发现了,结局很是虐心,本狼也极为混蛋,这里就不想和观众老爷们分享了,只想在这里记录关于她的回忆,人的感情记忆无非两个类别,要么是他人负心总伤己,要么是处处留情总伤人,观众老爷们自己品味吧。